帕運選手的斜杠人生,最堅強的後盾 讓內在的自信發光,楊川輝:「我很幸運」

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這項為身障人士所舉辦的運動會,在國際上的地位跟奧運相當,但是在台灣卻很少人注意,這一項為身心障礙者而舉辦的國際體育賽事,可以讓我們感受到更多的生命力跟鬥志。

2020東京帕運剛剛比賽歸國的田徑跳遠好手楊川輝就是一位全盲的田徑選手,川輝7歲的時候,世界突然變得黑暗,沒有醫生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完全看不見了,但是黑暗沒有遮蔽了他的光芒,楊川輝沒有放棄他的田徑天份,川輝的家人與朋友和教練更是一路鼓勵著他參賽,為了運動的夢想,川輝在經濟上也很獨立,擁有自己的按摩事業,身為運動員,更了解如何為運動員服務,也是一位創業家。

今年的東京帕運,川輝與標槍選手劉雅婷共同為台灣代表團掌旗,川輝說:「我看不見世界,但是透過跳遠,我要讓台灣被世界看見。」

「我看不見世界,但透過跳遠,我要讓臺灣被世界看見。」

亞洲紀錄保持人 楊川輝

一直以來都在正規教育體系長大的川輝,單純因為喜歡運動完之後的疲勞、揮汗的感覺,2013無心插柳地參加了國際選拔賽,並且達到國際賽標準,才知道原來國際上有非常多身心障礙的賽事,也是在2013年世界田徑錦標賽的選拔賽中,達到國際標準,因此與國際賽事結緣。

和一般奧運選手一樣,帕運選手必須到世界各地,征服大大小小的積分賽,累積積分、取得資格,不同是的,台灣身心障礙區塊仍屬於全民推廣組,不像一般選手隸屬競技組,資源上也會有差異,一般選手每個月編列訓練費跟生活費,但是身心障礙組只有有亞運跟奧運比賽的前三個月才有集訓費,得獎之後的獎金也相差甚遠,一般亞運金牌的獎金是三百萬,身心障礙組則是三十八萬,而這些訓練的時間會排擠掉工作的時間,加上訓練需要自費,因此選手們常常需要藉由民間機構贊助生活費與訓練費。

今年安聯人壽與楊川輝共同拍攝的這支廣告,就是希望讓身心障礙運動選手能被更多人看見,讓大家知道看完亞運跟奧運之後,緊接著的還有帕運。

身心障礙選手的比賽是場團隊合作賽

身心障礙選手無論比賽前、中、後,都比一般選手更需要幫助,以川輝為例,運動前的熱身,單獨一個人是不可能完成的,身為全盲選手,連熱身都會需要一個陪跑員幫忙,比賽過程中更因為看不到方向,因此教練的引導直接關係到勝敗,教練透過拍手的方式幫忙指引方向、步伐、速度跟起跳時機,即便在準備中的選手村內,家人也無法進入,教練更是需要負擔起照顧選手生活起居的責任。

川輝感慨地說到,柔道選手黃楷倫先生,就是在世大運選拔賽時頸椎摔錯位,導致胸椎以下癱瘓,四年來依舊沒有放棄自己,轉戰帕運,到現在仍是紀錄保持人,但是在生活自理上面就需要協助者的幫忙,身心障礙選手的比賽是一個團隊的成功,需要很多貴人幫忙和資源贊助才能完成比賽。

運動選手也是斜槓創業家

2016川輝研究所畢業準備結婚,川輝表示身為一位全盲者即將要娶老婆,希望經濟上能穩定,別讓丈人、丈母娘擔心,於是淡出比賽、開始視障按摩的工作,只是為了有一份穩定收入、對家庭負責,而教練也非常支持。

一直到2018年,因為台灣帕運選手比較少,教練希望川輝可以再度參賽,但是視障按摩院工作,卻因為密集訓練頻頻請假,勞工局協助川輝成立了運動按摩工作室,川輝非常了解運動選手的需求,正好可以幫運動員放鬆修復肌肉。

在國際賽事上有實力拿金牌的選手,但經濟上卻頻頻遇到困難,從一開始需要靠著太太當健身教練的收入全力支持照顧家庭,到現在第三個孩子準備出生,川輝也有能力負擔經濟,在民間的贊助下,白天可以去台灣體大接受訓練,在比賽跟創業兼顧的生活當中充實而感激。

因為你 我相信

身為一個全盲的選手,川輝僅僅依靠教練的拍手聲判斷衝刺方向、以及起跳時機,如此完美的搭配,靠的就是全然相信,這樣的默契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川輝表示,曾經有全盲選手,因為沒跳進沙坑而導致四肢癱瘓,對全盲選手來說,真的是用生命在跳遠,教練就是方向,教練配合川輝的步伐上拍手,需要拍在節奏上,在比賽過程中,大會需要所有的環境都是安靜的,連觀眾都不能發出聲音,所有人一起配合完成,跳進沙坑後才能發出聲音,這一股信任與凝聚力是很讓人感動。

2018年北京IPC亞帕運田徑大獎賽,那場比賽是川輝重新開始的第一場比賽,比賽一開始並不順利,當天試跳沒跳進沙坑,反而扭傷了右腳,所幸川輝的起跳腳左腳還能夠比賽,但由於帶傷上場,導致正式跳的第一跳又扭傷了左腳。

川輝當下心心念念都是太太跟肚子裡面的小Baby,才剛成立的按摩工作室也不穩定,萬一比賽又沒有結果怎麼辦?帶著這樣的恐懼加上教練不斷在耳邊鼓勵,川輝走回起跑的地方,教練告訴他只要跳進沙坑裡面就好了,不要太在乎成敗,結果這一跳就破紀錄了,當時腦中一片空白,連自己都不相信。

安聯人壽今年邀請川輝拍了一支形象廣告,收錄了川輝與教練之間堅定的信任,一起奪下榮耀的時刻。

心態轉變 人生升級

曾因有一段時間川輝很排斥做盲人按摩,身為碩士生又破亞洲紀錄,拿過盲人運動會金牌,為什麼還是跟一般盲人一樣只能做按摩?但是經過貴人們的支持,心念一轉,人生變得開闊,現在川輝的第三個孩子準備出生了,川輝也利用自己的按摩工作室粉絲團來推廣身心障礙運動,教導顧客放鬆、以及運動放鬆指導訓練,川輝心裡擁有很多的感恩。

但是在我看來,川輝本身的毅力跟努力是他獲得資源的關鍵,從國小到大學,川輝都是全校唯一的盲生,川輝在學生時代都是一般體育生,縣市比賽跟一般體育生比賽拿到全國賽資格。

現在的他擁有強烈連結的夥伴,跟教練幾乎是一體的,因為是你、所以我相信的那一股信任力量,幫助川輝不斷突破自己,在愛的包圍之下,無論面對什麼困難都能度過,無論是在比賽場上或是事業經營,楊川輝都發著光,讓世界從另一個角度看見身障人士的韌性,他把自己喜愛的事物變成使命,小愛變成大愛,讓世界看見台灣。

安聯集團從2006年開始投入運動支持,是奧運及帕運的全球頂級合作夥伴,在台灣,也感謝安聯人壽,因為有這樣的企業願意支持體育活動,才能讓台灣帕運選手的努力被大家看見。

雖然今年東京帕運,因為疫情關係無法全家人前往東京觀賽,所幸經過多年推廣,公視、東森、愛爾達等多個電視台都有帕運的轉播,能讓台灣的家人及時看到轉播,讓台灣人更認識帕運。

Spark Confidence 凝聚熱力 信心不滅,希望台灣的體育能深入社會文化,大家持續支持台灣體育,支持帕運選手造就更多美好的故事。

安聯人壽《信念 讓我飛越極限 因為你 我相信》帕運品牌廣告

國手之手-運動/視障按摩工作室在台中北區在國泰街103號

https://www.facebook.com/blindathleteworkshop/

收聽楊川輝的專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