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來賓他畢業於中原大學建築系,先後在美國、澳洲、芬蘭取得碩博士學位,現在將自己的建築專業發揮在人道救援上,在土耳其境內為敘利亞難民進行人道救援建案。他蓋的不是富麗堂皇的房子,而是讓生命平等的建築,建造一個讓土耳其人和敘利亞人都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

 

土耳其的雷伊漢勒市有將近380萬難民,其中40萬孩子都無法接受教育和醫療。

 

在這裡有一座臺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裡頭1800坪的空間,提供20萬難民的教育和工作,將這些資源讓難民們自食其力。

 

/

 

|臺灣雷伊漢勒世界中心的起源

 
臺灣政府認為敘利亞國際難民議題不只是土耳其責任,而是全世界的責任。
臺灣政府想要幫忙蓋小學,認為敘利亞人上學後,就不容易被恐怖主義吸收。假如被恐怖主義吸收後,變成恐怖份子,就不只是土耳其問題,變成全世界問題。
臺灣政府過去在雷伊漢勒市蓋了臺北小學,要蓋第二間時,鄭泰祥大使問裘振宇博士能不能幫忙?當時裘振宇博士在土耳其比爾肯大學當任助理教授,教導建築歷史理論。但他不是建築師,不過可以轉介臺灣的建築師幫忙。
臺灣的建築師說:「這個案子沒有設計費、又那麼遠、機能又不方便。」所以拒絕了他。
土耳其建築師說:「裘,你絕對不會成功,因為地方派系多、又有自殺炸彈和難民危機,你絕對蓋不出來。」
由於找不到建築師,但裘振宇博士教建築和歷史理論,對於建築和社會問題之間的關聯性很清楚,思考除了教學以外,是不是能為世界貢獻一些事情。裘振宇博士跟自己講:「做好事可能會失敗,但不做這一輩子會後悔,我就做一次試試看。」

這件事非常的困難

外交部的只給四十萬美金。七千平方公尺的基地要蓋小學。
還沒蓋之前,裘振宇博士親自帶學生來到基地四十五趟,用自己的薪水付給學生錢,將他的積蓄花光。第一次調查研究就遇到庫德族射火箭到雷伊漢勒市,三個月射了 150多枚火箭,空心鑽火箭能穿過磚牆變碎片殺傷人。
本來答應當志工設計,但裘振宇博士知道自己不只是做一個房子的設計而已,所以一次又一次調研,還要想它如何經營和機能,所以需要做大規模的社會調查,當地22個NGO及市政府350個官員他都認識。
簽約後,地方政府不要小學,它表示:「我給土地讓你蓋小學,小學是中央教育部管轄,最後地方政府什麼好處都沒拿到,所以反悔」轉口說:「雷伊漢勒市需要居民活動中心。」但裡頭的機能空間有什麼需求?蓋完成誰來經營?最重要的營業後的水電費誰付?皆沒有人知道。
第一個雷伊漢勒市長說:「要蓋的像行天宮。」市長覺得有異國情調,有觀光收入及有面子。
第二個市長說:「要蓋有人造冰的溜冰場。」但當地人連買麵包的錢都沒有了,甚至公園也都不太像樣,蓋一座人造冰溜冰場跟難民議題有啥關係?
第三個市長說:「你蓋什麼都沒有關係,我不要看到敘利亞人在裡面就好。」

我們設定要服務難民,可是在當地每個人都難民

十萬個土耳其居民,來了二十五萬敘利亞人,原本的十萬土耳其居民也過得很悽慘。臺灣中心設定要服務每一個人,連市長、副市長、市議會的議員、市政府、流氓‧‧‧等。每一個人都服務,由上至下最後服務敘利亞人。
 
此集PODCAST還有更多感動內容點此收聽
 

我們決定和 臺灣雷伊漢勒世界公民中心合作,幫助戰火下的媽媽們靠自己的雙手
養活自己的孩子,很多我們不知道的故事在發生,這些難民的婦女、孩子們在逃命時面對丈夫、家人的死亡,身處惡劣的環境在疫情面前毫無抵抗力。
.
好在有一群台灣人跑到敘利亞、土耳其邊界蓋了一座讓他們能安身立命、自食其力的建築,用台灣的標準輔導生產,讓他們能自己養活孩子。
.
這幾年國際情勢發展,經濟局勢、病毒危機甚至戰爭影響,牽一髮而動全身,身為世界公民的我們沒有國界之分都會受到影響,人人都一樣,身而為人,我們有能力所及的地方就是幫助人。
.
也希望聽到這些故事的你們會願意伸出友誼的手,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
購買一份媽媽們用心做出來的手工肥皂,讓媽媽們有機會用自己的雙手創造未來。
上述全文
購買連結

Hits: 3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