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組織注入許多心力但效果不彰

 

過去七年在土耳其的難民議題裘振宇博士沒有抱持希望。土耳其毫無準備,國際上也無任何國家有能力接收。許多國際組織幫忙,世衛和歐盟撥了很多預算,但效果有限。政治因素、計劃方向、外加有心人士從中剝削,執行成果與預期落差太大。

 

裘振宇博士和UNHCR(聯合國難民署)的最高代表見面。

UNHCR說:「裘,UNHCR在土耳其做了婦女產業,沒有一個案子能成功,你是土耳其少數NGO把產品做出來拿到全世界去賣的人。」

裘說:「因為所有NGO都叫婦女做手工藝品,讓婦女以為這些手工藝品可以賣可以賺錢。」

NGO也自知無效益,但不執行明年就無法獲得UNHCR的預算,只能持續執行。

 

NGO最大的問題是做資源分配

 

資源分配和人道救援是兩回事。

倘若裘振宇博士也是博取大家同情做資源分配,第一個沒有解決問題、第二會造成問題。

 

在雷伊漢勒市有兩萬人敘利亞人是殘疾人士,之前是傭兵被炸傷打傷,被送來土耳其後,土耳其的紅十字會給他們免費醫療,這些人每天說:「NGO什麼時候給我錢和食物?」他們說:「裘,我什麼都不會,也什麼都不會學。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給我免費的資源。」

 

NGO表示這是最嚴重的一件決策,這些年輕人有能力自我求生,卻什麼都不做也不學,在等著免費資源。

 

臺灣中心的調查研究設計施工到經營管理都是裘振宇博士執行

 

難民議題看似複雜,但若大家都有工作就不會是難民。

在雷伊漢勒市,非法和合法的大概二十五萬人,其中婦女和小孩佔了百分之七十,大部分的男性因當傭兵死亡,或逃到大城市去打工。

 

臺灣中心不做資源物質發送,它們提供免費訓練和工作機會。提供婦女的薪水比土耳其最低薪資都還高,土耳其最低薪資一個月大概是4500塊里拉(9000台幣)。

 

這些婦女都是虔誠的回教徒,不能拋頭露面,家裡又有小孩,所以只能做家庭代工和手工。

 

NGO不能買賣,所以臺灣中心成立婦女合作社,可以發放薪水,但東西要賣到土耳其以外的地方,又成立了社會企業,社會企業向婦女合作社買婦女做的東西,婦女合作社也能對婦女發放薪水,土耳其社會企業將東西賣到台灣的社會企業(喵喵汪汪社會企業),再由喵喵汪汪社會企業賣到全世界。

 

所以在臺灣成立協會和社會企業、在土耳其成立協會、社會企業和婦女合作社,五個機構才能讓一個商品從婦女手中用合法公平交易的方式賣到全世界。

 

土耳其完全沒有NGO能做這樣的事情,當地很多NGO連英文都無法溝通。

 

從這一代開始改變

 

臺灣中心獲利後會訓練員工,投資婦女產業。

同時免費教導的阿拉伯語、土耳其語和英語。讓看起來沒有希望的雷伊漢勒市,藉由語言和世界連結,也許媽媽這個階段因為有生存的壓力很辛苦,但小孩如果就能接觸外面的世界,也許有一天雷伊漢勒市就會變不一樣了。

 

裘振宇博士沒有做過這樣東西,在土耳其也沒有看過成功的案例,但他告訴自己盡力試一次,尤其發給婦女薪水的時候,婦女會分享用薪水幫孩子買書包、買新衣服的感動。

 

收聽裘博士訪問:點此收聽

/

無論是哪個國家的媽媽都有的天性,
我們是媽媽、是妻子、是工作者、是媳婦
甚至創業家,而且我們都在理想、
生活與家庭中穿梭,真的很強啊!
.
伊斯蘭婦女們不允許拋頭露面的工作的
但是他們沒有了依靠只能靠自己,
這次的活動主要也是希望提供這些媽咪們
對於未來的期待與想像。
希望未來能促成這些婦女們
不同文化女性的交流~
讓彼此都變成更好的自己。
 
全文連結
 
暖心禮盒購買

Hits: 8

回到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