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需要國際觀,用小行動搭起國際支持的橋梁,把全世界都變成你的朋友,來賓:五歲都要懂的國際觀 Lara

Pink White and Black Type Lines and Scribbles Offline Youtube Livestream Video 的複本 的複本

今天訪問的是五歲都要懂的國際觀 Lara老師。

她是一位媽媽,會講四國語言。她的兩位孩子可以和不同國家的人交流,我自己也是因為Lara老師才認識臺灣雷伊漢勒世界中心。了解同為女性遇到的問題是大同小異的,我們可以互相支持和開拓更多可能。

 

▎請問Lara老師如何帶給孩子豐富的國際觀?

 

Lara老師說:

「建議在小學前,可以放非自我,不一定要去講英文的國家,但觀察不同國家的特色,讓孩子知道世界各地還有這麼多種人。

 

前陣子的國際新聞課,分享了臺灣龜山島有地震,海底下有火山。就能問孩子龜山島在臺灣哪裡?有沒有地理位置的概念?

 

世界萬物都可以串聯,串聯後就不只是一個點,是一個很全面的觀念。」

 

▎請問Lara老師帶著孩子去戰亂邊境–雷伊漢勒市,不會擔心嗎?

 

Lara老師說:

「在土耳其右下角有一個臺灣雷伊漢勒世界中心,專門在幫助敘利亞難民。

 

我擔心過幾秒鐘,不過有同事在那,也越來越多人知道臺灣中心,聯合國的人也在,我好像不需要擔心了。

 

過去這半年我們在莫斯科的德國學校,短短的一學期,接到學校多次通知–現在有人在學校放置炸彈,請盡速來接小孩,因此練的心臟很強壯。」

 

▎小孩對於出國的感受?

 

Lara老師說:

「小孩很喜歡坐飛機,坐飛機等於螢幕看到飽。我的孩子從小跟著父母在世界各地出差,每年暑假也會到國外LONG STAY,當習慣這樣生活,會較容易接受人生大的變動。

 

小孩知道這趟去臺灣中心是要當志工教英文、一起踢足球,做好國際交流。」

 

▎為何開起跟難民的緣份?

 

Lara老師說:

「我教兒童國際觀,會做中東中亞的主題,像是阿富汗一定會講到難民議題。

 

去年九月,無意間看見裘振宇博士的報導,覺得很感動,心想怎麼有一個大學教授,沒事跑到敘利亞邊界幫助難民。

 

看完裘博士的TED TALK後馬上到粉專詢問可不可以採訪他,恰巧是裘博士本人回訊息,我們聯繫成功,我也加入了裘博士的團隊。」

 

▎臺灣雷伊漢勒世界中心在做什麼?

 

目前臺灣中心分成五十二個單位。有些單位在招商、也有聯合國進駐、婦女的合作中心、兒童讀書室。

 

臺灣中心提供英文、阿拉伯文、土耳其文教導。阿拉伯文是他們母語,母語是非常重要的,不能忘記自己來自於哪裡;融入當地就要學土耳其文;翻轉未來英文是最基本的條件。臺灣中心的所有婦女,包含園丁都要學英文。

 

▎透過女力雙城開箱給與彼此鼓勵

 

目前臺灣中心有五百多位敘利亞婦女,大部份的婦女在敘利亞的環境是很好的,本來都是中產階級以上的生活,忽然被迫要逃難,當時在逃難的敘利亞女性,抱著孩子半夜走了好幾個小時的路,而這一路有很多投機份子,販賣一塊五十元美金的麵包,但肚子餓了還是得買。

 

這個過程,心理生理是很艱苦的,且逃到土耳其後,男性可能都殘廢或喪亡,甚至去大城市打工。在臺灣中心的女性,有孩子在身邊,她們得想辦法出去工作才能生存。

 

敘利亞是很傳統的伊斯蘭教徒,全身都要遮起來,不方便讓不認識的男性看見自己的身體,有時連眼睛都要遮起來,這樣的條件要做怎樣的工作生存呢?她們只能在當地的NGO到處徘徊,收入有限。因大部份的NGO都提供短期的援助,但臺灣中心提供手做,能賣得出去賺到錢。

 

我自己和Lara老師都是臺灣女性創業支持暨發展協會的會員,協會內有很多優秀的創作者,無論是單身或是有孩子,很多人思考怎樣把生活和創業結合成為一個品牌。

 

透過Lara老師,做了女力雙城開箱計劃。

 

臺灣中心的女性,她們的人生才剛又萌芽,透過彼此的故事互相激勵,我們都是走在同樣的路上,我們給彼此力量。透過交流告訴她們離終點不遠了。因為知道終點在哪,相對的也更有安全感。

 

每個人都有一顆善良的心,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存在的意義。每個人關心的事情不同,正因我們關心的事情不同,在各個角落才都會被照顧到。

 

收聽本集完整採訪:點此

點閱: 0

讀者留言

最新文章